網站首頁 | 部落格 | 設為首頁 | 加為收藏 | 簡體版 | 繁體版 
首頁 新聞中心 視頻新聞 圖片新聞 娛樂 美食 部落格 商訊 工商分類 僑報 APP下載 美國中文電視直播間 English
孫中山與美國那些事兒 堂口革命
2016-10-21 18:30    
關注度:   
簡介:
孫中山與美國那些事兒:堂口革命 最近有一本講紐約華埠歷史的書,挺火,叫做《堂口戰爭》,作者研究的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紐約唐人街堂口鮮為人知的事跡。當時,安良和協勝在紐約唐人街最為活躍。而作為致公堂裏的“大佬”,孫中山自然也是“堂”裏的人。另外他幾次來紐約,1896年,1904年,1909年,1911年,正是堂口戰爭最激烈的時候(也就是1890年到1930年的這40年。)那麼孫中山是支援哪一撥的呢?[查看詳細內容]  分享到微信
詳細:

目前沒有看到孫中山有和堂口的爭鬥發生交集這樣具體的記載。但是,我們之前波士頓那一期説過,孫中山和司徒美堂關係密切,而司徒美堂呢名義上是美東安良堂的總負責人;另外,紐約安良堂的負責人,大名鼎鼎的“華人教父”李希齡Tom Lee,他的兒子李錦綸,後來回到中國做了孫中山的秘書。(他後來還當過駐美國的公使)。而協勝堂據説更是曾經獲孫中山親筆題名其牌匾。所以説,孫中山和兩邊的關係應該都還不錯。


不僅如此,孫中山在某種程度上——不管他自己有沒有這樣嘗試——還在兩個堂口之間起到了一些粘合劑的作用。比如説,據當時報紙報道,1911年12月12號,為了給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籌款,打得不可開交的安良堂和協勝堂罕見的坐下來一起開會,分別認捐了一千美金。在會上,安良堂的大佬李希齡還破天荒地讚揚了死對頭——協勝堂大佬麥德的愛國主義精神。

這裡當年是安良工商會,據記載,1912年的1月1號,為了慶祝民國的誕生,華埠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。據説,當時有幾千人出席,還放了從中國進口的十萬響的鞭炮,人們不分堂口,不分彼此聚在這裡歡慶。這在堂口戰爭期間可是難得一見的景象。



然而,僅僅4天之後,又一場血腥的殺戮開始了。而紐約的堂口戰爭真正偃旗息鼓,要到1930年代了,而契機之一也正是國難當頭,聯合抗日。


孫中山對中國、對中國人有個結論:“中國的人只有家族和宗族的團體,沒有民族精神,所以雖有四萬萬人結合成一個中國,實在是一片散沙,弄到今日,是世界最貧弱的國家,處國際中最低下的地位。”


這句話不論是對當時的中國人、還是現在的中國人,不論對生活在兩岸三地的中國人,還是生活在海外的華人,可能多多少少都還是適用的。但其實,既然日本侵略中國的時候,遠在紐約的堂口能放下持續幾十年的恩怨,聯合起來一致籌款,那麼我想,這至少説明,我們還是有希望的。


話又説回來,在19世紀經濟蓬勃發展、城市急速擴張的紐約,幫派爭鬥也不是中國城獨一份。安良堂、協勝堂可能甚至連鬥得最狠的幫派都算不上。義大利人、愛爾蘭人,都有幫派,而且是傳奇級別的。據説,1842年,正在寫《雙城記》的狄更斯到訪紐約的時候,特意跑到黑幫聚集的曼哈頓下城Five Points去參觀。在後來出版的《美國筆記》中,他回顧説,那裏街道曲裏拐彎,馬路上的垃圾爛泥能淹沒了人的小腿,從房門裏衝出的臭氣能讓人立馬窒息而死,幾乎沒人形的醉熏熏奄奄一息的活物,這兒躺一個那兒蜷著一群,完全是人間地獄。而那時的紐約,也許正如狄更斯在《雙城記》裏所寫的:那最好的時代,那是最壞的時代。

我現在所在的哥倫佈公園,一百多年之前,正是臭名昭著的Five Points的中心。如果咱們現在穿越到一百多年前……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……今天,哥倫佈公園已經成為華人唱戲跳舞下棋的一個樂園,而且公園內還有一個華埠新的標誌之一——孫中山像。當年的洪門大佬孫中山如果泉下有知,發現自己在紐約的像被立在當年黑幫火並的中心地帶,不知道是否會欣然接受呢?



當然,和華埠的另外兩位“老大”——孔子和林則徐(的雕像)相比——孫中山還很“年輕”;他們老哥倆可是在這裡“經營”了十幾二十年的“地頭蛇”:孔子像是1984年落成的, 林則徐像是1997年落成的。而孫中山的像則是2011年才在哥倫佈公園樹立起來。而且,孫中山像目前拿的還只是“暫住證”,暫時沒有永久的“戶口”。不過中華公所主席蕭貴源告訴我們,他正在爭取為孫中山像遷址,並把它打造成唐人街的門戶。


一百年前,孫中山作為一個“臨時紐約客”,曾經在華埠打拼;一百年後,他仍然在這裡,作為華埠的一部分,見證著新移民的來來往往;他的理念、主張,更是仍然在影響著這裡的華人。説到這兒我也不禁想到,我們每一個人現在在做的事情,若干年之後,能給華人社區留下些什麼。

孫中山與美國那些事兒  堂口革命
留言評論
 
目前沒有評論,趕快來搶沙發吧 ^_^
視頻排行榜
今日本週本月